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ct315的博客

 
 
 

日志

 
 

【转载】王文奇:国际秩序的转变与教宗影响力的彰显  

2016-02-19 06:48:49|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文奇:国际秩序的转变与教宗影响力的彰显

王文奇

2016年02月19日

2月12日,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与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基利尔在古巴机场的会面,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此前的2014年11月,方济各曾在伊斯坦布尔会见了东正教的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巴多禄茂一世,除了商谈消除天主教与东正教分歧等问题,也曾共同谴责了叙利亚、伊拉克境内极端伊斯兰分子杀害基督徒的行径。但由于教宗与普世牧首的会晤早已有之,因此该次访问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太多关注。

教宗与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的会晤因为宗教问题、政治问题相互缠绕,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中一直未能实现。方济各对于推动此次会晤的实现,态度十分积极。他曾多次向基利尔抛出橄榄枝,表示愿意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与其会面。此次会晤的实现,一方面对于基督教本身的发展意义深远,另一方面也被认为能对国际政治产生重要影响。

因为此次会晤的时间节点正是美国、西欧国家与俄罗斯因为一系列问题闹得不可开交之时,两位宗教领袖的会晤被恰逢其时地看做是从宗教文化角度推动美国、西欧国家与俄罗斯关系改善的重要举措。

回望近两年的国际局势,我们会发现,方济各对于国际政治紧张局面的缓和做出了一系列重要贡献。此次两位宗教领袖会晤的地点古巴,正在恢复与美国的外交和经贸往来,这种局面的出现,方济各也功不可没,是他推动了美国和古巴的外交破冰,改变了长达几十年的美古对峙局面。

据媒体报道,就在会晤基利尔几天前,方济各还接受了香港《亚洲时报》(Asia Times)采访,在中国传统新年春节来临之际,他一方面表达了对中国文化和智慧的钦佩之情,另一方面也表达了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中国人民的问候与祝福。这一举措被认为有可能进一步改善梵蒂冈和中国的关系,对于国际局势的发展具有良性意义。

方济各对于推动国际局势缓和、向好的努力,正在逐渐显现出积极效果,也进一步在国际政治中彰显了教宗的影响力。这一方面与方济各本人对国际局势的密切关注分不开,另一方面也印证了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的转变。

二战后的世界秩序基本上是由西方国家奠定的,尽管苏联作为与美国分庭抗礼的超级大国,并驾齐驱了半个世纪,但国际规则的设定、国际议程的设置,基本上是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完成的,并一直延续到今天。甚至可以说,今天国际秩序的内核就是西方的。这也是为什么诸多亚非拉国家总在强调要构筑国际新秩序的原因所在。

传统的西方国际秩序中,对大国给予了足够重视,因为大国的战与和曾主宰了欧洲历史进程的演进,这被作为一条经验设定在二战后的世界秩序中,也就是联合国的大国一致原则。

在区域大国可以影响区域、世界大国可以影响世界、世界大国一致可以稳控全球的情况下,教宗尽管是天主教的领袖,但在“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的背景下,其很难在国际政治的权力场找到介入的时机,这就是冷战中的情形。

在后冷战时代,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大国原则不再是经验上的真理。即便大国一致也难以稳控全球,恐怖主义势力的崛起就是例证之一。在区域范围内,美国与古巴对峙了几十年,武力威慑、和平演变的策略都动用过,但也没能改变古巴状况。

作为大国的美国也不可能主动放下身段,直接表示多年对古政策失效。当大国本身在区域国际关系的改善上左右为难时,教宗作为一个局外人,很好地介入并推动了美国与古巴关系的改善。可以说,是大国原则这一国际秩序基石的松动给了教宗彰显影响力的可能。

当今国际秩序的另一重要内容是将美国和西欧国家的政治价值观设定为普世价值观。著名学者萨义德在其《东方主义》(Orientalism)一书中就指出,从18世纪晚期开始,东方就成为被西方设定和解释的东方。这种情况在二战后也是如此,东方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模式和面貌,不是东方去自我摸索的,而是应该按照西方,主要是美国和西欧的模式,进行先验的设定和积极的塑造。

美国学界在20世纪60年代曾掀起了现代化研究浪潮,也是想以西方的发展模式让非西方国家走上发展的快车道,结果当现代化研究浪潮已经消歇之后,我们发现欠发达地区并没有因为美国的西方中心论式研究而有所改观。

俄罗斯作为一个地跨欧亚大陆的国家,自沙俄时代自身就在东西方彷徨。但在美国和西欧那里,它自始至终就是东方的,因为其发展模式、政权的组织方式与美国、西欧是不同的。所以我们看到,苏联时期美国和苏联是竞争对手,俄罗斯时代来临美国与俄罗斯还是竞争对手。同样,中国作为东方世界的一员,也在诸多方面经常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诟病。

现在中俄两国在政治上的合作十分紧密。据俄罗斯国际新闻通讯社2月4日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中俄关系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不分大小和主从,如果其他国家的关系能够像中俄关系一样,将有助于形成稳定而公平的多中心全球管理体系。俄罗斯外长虽然谈的是中俄关系,其中却隐隐表达了东方或者说非西方对西方的不满。中俄与美国的竞争也不是简单的大国竞争,而是代表了东方与西方的竞争。

西方相对于东方的优势伴随着美国金融危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正在逐渐丧失。但西方不愿意改变自己的价值观设定,不愿意东方按照自己的经验与特色设定自己的体制与道路,所以出现了东西之间越来越大的张力。也因此,在全球治理问题上,在应对区域乱局上,东方与西方没有能够找到良好的契合点,让纷乱的国际政治时局得到切实改善。

在西方与东方的政治力量角力的时候,甚至美国、西欧国家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有可能愈演愈烈,并进一步产生消极影响的时候,作为游离于政治权力之外却深入到社会生活之中的宗教领袖,罗马天主教教宗与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的会晤,一定程度上就是要通过文化心理的软力量,弥合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中东西方硬力量间的张力。

当然,这种弥合作用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奏效尚不可知,但从教宗对国际政治影响力的彰显中,我们已经可以窥见,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作者任职于中国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

当大国本身在区域国际关系的改善上左右为难时,教宗作为一个局外人,很好地介入并推动了美国与古巴关系的改善。可以说,是大国原则这一国际秩序基石的松动给了教宗彰显影响力的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