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ct315的博客

 
 
 

日志

 
 

2016年02月10日  

2016-02-10 06:54:03|  分类: 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邓聿文:多元思想市场对中国有益无害

邓聿文

2016年02月10日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全球智库与公民项目近日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2015》,将一家此前并不为许多人知晓的中国民间智库察哈尔学会捧红了,该智库在宾大报告的四个排行榜上,表现相当亮眼,分别位居全球对外政策与国际事务顶级智库排行榜108位;全球最佳独立智库排行榜第45位;中印日韩顶级智库排行榜第55位;中国顶级智库排行榜第45位。

目前全球智库共有6846家。其中美国以1835家智库稳居首位,中国智库数量达到435家,位居第二,英国和印度则分列三、四。不过,在报告列及的175家世界智库综合排名榜单中,前三甲被美英所包揽,中国虽有九家智库入选,但排名最高的中国社科院,也仅位列第31名。

在强手如林的情况下,察哈尔学会能够异军突起,从一个侧面见证了中国民间智库的快速发展。

察哈尔学会是由中国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博士创办的,迄今不过七年,是一家以中国与周边国家外交与国际关系为研究重点,致力于在国际社会发出中国非官方声音的民间智库。

察哈尔学会这次能够在四个榜单中入围,成为中国民间最具影响力的智库,得益于其优秀的人才储备,以及其研究所代表的前瞻性、民间性和时代性。学会当前拥有两个专家团队:一为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包括中国退休的大使级外交官、外国前政要和世界知名学者,二为高级研究员和研究员团队,尤其是后者,囊括了中国大部分研究外交与国际关系的优秀学者。

智库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中国来说,智库的发展尤其是民间智库之崛起,意义尤为重要。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待这点:第一,中国正处于将强未强的发展关键阶段,在这一阶段,不能有疏忽,更不能犯颠覆性错误,因此,迫切需要有思想的大脑来指导中国的实践,而智库就充当了大脑的角色。第二,中国要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让人尊敬的国家,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讲好中国故事,乃至设置全球议程,智库在其中担当很大责任。第三,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最怕的是舆论一律、鸦雀无声,而智库特别是民间智库在思想的多元化、声音的多样化中起着独特作用。

尤其在当下,民间智库的崛起能够让世界看到一个多元的中国,这对改善中国形象有好处。在这方面,美国是一个样板,美国所以被称为超级大国,其中一个因素,是其有一批活跃于政经两界、纵横于世界舞台的一流智库,它们源源不断地为华府提供决策咨询和长期发展战略,为美国提供思想。

有鉴于此,中国近年来也高度重视智库建设,甚至列上了最高领导人的议事日程。去年出台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今年初又确定了首批25家高端智库名单。但国家重视智库的出发点,是上述所说的前两点,故重点扶持的25家智库名单中,并没有一家真正独立的民间智库,这反映了当局推进智库发展的急功近利以及智库体系存在的弊端。

在中国,被冠以为智库的研究机构,根据不完全统计,有2000多家,从数量而言,不能说不多,然而,庞大智库基本被官方所垄断,先天不足,无论是社科院系统的,还是政府系统的,抑或是大学和企业系统的,几乎都处于体制内。

官办研究机构当然得遵循体制内的生存模式,它摆脱不了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的双重角色,由于其生存发展受到上级主管部门影响,怎样提出最科学的研究成果就不一定是其考虑的重点,更多承担了对政策维护和解释功能。而大学系统的象牙塔式研究成果与社会实践也往往存在一定的差距,企业系统的则更受制于所属企业的利益。

除体制外,过去制约研究机构的一个最大因素是经费欠缺,但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目前这一因素大大缓解,尤其对部分体制内的研究机构来说,钱已经不成问题,故而如何摆脱官办模式的桎梏,拿出高水平、高质量的研究成果来,是这些智库亟待走出的瓶颈,和提高学术和社会影响力的关键。

客观来看,除资金外,体制内的重点智库有人才、政策和渠道优势,它们在对策研究、短期问题研究和阐述领导人思想方面,具有优势,有一些不错的研究成果,但中国更需要智库贡献能够对国家发展起重要作用的一些长期战略、思想和主张,目前中国欠缺的就是对国家未来发展起指导价值的研究、思想和战略。

当年,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给美国政府提出用冷战方式与苏联进行对抗,从而为美国赢得冷战奠定了基础。中国缺失的就是兰德公司这样的智库。可以说,由于体制环境、评价体系,以及公信力等问题,中国智库总体上议程设置能力与话语权弱小,还无法做到与西方顶尖智库在同一平台上对话。这是中国智库的尴尬。

西方顶尖智库的发展表明,高水平的研究一方面有赖于研究者自身的努力,另一方面也必须形成一种宽松、自由的学术氛围。没有体制和政策来保证智库和研究者的独立,智库就不可能形成一个良性的生存发展环境。但在这方面,中国智库还有很多阻碍。例如,政府对民间独立智库持有一种怀疑态度,设置了一些限制条件;政府对信息资源的垄断也使得各类智库无法完全获得研究所需的数据和信息;智库研究人员根据上意来从事研究,或者以受到领导人肯定,影响领导人决策为研究目的。

不解决此类问题,智库恐怕也空有形式之独立,而未有实质之独立。因此,中国智库要真正成为有影响力的国际一流智库,必须在体制上进一步松绑,解除对智库发展的一些不必要限制,开放公共信息,尊重学术研究,营造一种有利于良性发展和竞争的环境,让各类智库之间展开充分竞争。

在此特别要指出的是,政府应大力鼓励民间智库的发展,不仅是作为官方智库的补充,更是以竞争者的身份出现。在宾大的全球智库报告中,除察哈尔学会外,还有卡耐基中国中心、中国金融40人论坛、海南中改院等民间研究机构进入榜中,这表明民间智库这些年在中国还是得到较快发展。

尽管相对于官方智库,民间智库有很多劣势,但民间智库的独立性、批判性和多元性是官办智库缺乏的,因此,从贡献思想和影响社会而言,民间智库不一定弱于官办智库。

大转折时代的中国需要思想市场,而思想市场需要良性竞争,民间智库提供了另类视野,保证了公共政策研究的多样性,尤其是民间智库与官办智库展开政策研究博弈,能够促使国家政策制定过程借助更多的社会智力资源,提升政策决策的智力支持水平,使政府能够听取不同的声音和主张,避免决策失误。总之,中国必须意识到,一个多元思想市场对国家发展是有益而无害的。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美国所以被称为超级大国,其中一个因素,是其有一批活跃于政经两界、纵横于世界舞台的一流智库,它们源源不断地为华府提供决策咨询和长期发展战略,为美国提供思想。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