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ct315的博客

 
 
 

日志

 
 

[推荐]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孝道观  

2014-10-29 08:42:23|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孝道观

纪赟

2014年10月29日

要讨论孝道观是否应该休矣,首先要解决什么是孝道这一核心问题。就中华文化的历史而言,孝道观从来都不是一个恒久不变的概念。早在商周时期,尤其是周代甲骨文的遗存,就已经出现了带有原始宗教色彩的祖先崇拜,以此来维护宗族与血亲的纽带,以协调等级森严却又有序的人际关系。

到春秋战国时期,孔子又全面系统地诠释了孝道观,即将早期的某种类宗教性的血亲伦理,转换成带有人生哲学意味的伦理道德设定。孔子说过“夫孝,德之本也”。其弟子曾子,或更准确地说是曾参弟子乐正子春等人所修饰过的曾子,这位相传为《孝经》的著者,更成为孝道理论的重要象征。但即使是孔子,虽然主张有差等的爱也包括孝,但也说过“大杖则走”,他并不迂腐地赞成愚忠愚孝。

到了汉代标榜以孝治天下,则孝道已然成为了一种君主南面之术,一种国家政治哲学,以强化统治阶层的既得利益。这样本来只是单纯的家族伦理道德观,就成了五伦之首与百善之先。为了维护王朝的宗法秩序,统治阶层也往往倾向于把孝道当成是国家的意志,并用各种措施,包括法律条文来强制推行孝道。孝就不再仅仅是道德问题,而是法律问题,不孝治罪是延续到清朝灭亡为止的国家政策。孝已经不是供人自由选择的选项,而是必须遵守的法律条文。

其对民众思想的渗透,则可以参考民间流传甚广的,在宋金时基本定型,元初经郭守正增删的《二十四孝》故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念父母之恶的帝舜、卖身葬父的董永、埋儿的郭巨、卧冰的王祥等一系列荒诞无稽的情节。除了这些虚构成分之外,我们还应注意,这些故事中有不少是以父母的“不慈”,来衬托子女的孝顺,像帝舜、闵子骞、王祥、黄香等的父母;还有郭巨自已都是非常可怕,按照现代法律,是犯有疏忽或虐待儿童甚至谋杀罪(未遂)。正是这一人际关系的不平等,与现代民主观念有了冲突,故而激起鲁迅先生、甄鹏先生等的反对。

时至今日,像新加坡这样的现代社会,有法律为基准,与现代民主自由观念的浸淫,所以完全不需要也不可能重拾那些残酷的孝道。但是古代的孝道,却有非常值得保留的部分,因为孝道并非仅以奉养父母为旨归,它强调爱护自已、不辱其亲、维护家族的生息繁衍,并且还是以良好的亲子关系,来促进子女健全人格的发展,以协调社会关系的立身之道。

即使《孝经》也并非一味地顺从,比如其中谏诤章第十五就指出:“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虽然存有等级观念,但处在相对较低地位的人,也依然有自已一定话语权利,并非只是简单地孝“顺”,或是《二十四孝》那些不平等、反民主、保守的愚民糟粕。

新加坡与西方社会不同,家庭依然承担着养老并维护家庭人际关系的重要社会职能,而且我们也正在快速步入老龄化社会。在这种情况之下,经过现代文明洗礼的孝道观,就依然是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除了经济上的相互支持之外,由于家庭是整个社会的基础构成单位,在平等的基础上,以传统的孝道价值观来规范家庭,有助于社会的稳定,并以此来促进代际之间的相互尊重与交流。并且“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在孝亲之余,也可以养成尊重老年人的总体和谐社会气氛,这样才能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因此,这种“传统又现代”的孝道观,起码是我们目前依然需要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