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ct315的博客

 
 
 

日志

 
 

欧阳君山:中国为什么四度否决涉叙草案  

2013-01-16 08:47:56|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联合早报网

“上帝无言,百鬼狰狞”——此言甚好!真正的大道君子,小人自动掉进他的“陷阱”,倒非阴谋诡计,原因乃在于小人就是小人,自己折腾自己、自己打倒自己。与小人交,极有难度,极显考验,极见功力。夫子说得好:“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叙利亚危机愈演愈烈,或许就有西方国家“疾之已甚”的恶果!

自2011年3月,叙利亚反政府示威爆发以来,当局与反对派的对峙一波三折,高潮迭起,愈演愈烈,目前已导致5万人死于非命。联合国与阿拉伯同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卜拉希米表示,如果危机持续恶化,叙利亚今年可能会有10万民众再葬身于战争。

  叙利亚走向何方?这取决于危机的解决。“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自危机爆发以来,西方国家一直希望拔刀相助,多次“蠢蠢欲动”,英国首相卡梅伦前不久还建议对叙反对派解除武器禁运。

  中国一贯主张政治解决,甚至不惜四投反对票:一是2011年10月4日否决安理会干预叙决议草案;二是2012年2月4日再次否决安理会涉叙决议草案;三是2012年3月1日否决人权理事会涉叙人权决议草案,四是2012年7月19日再次否决安理会涉叙问题决议草案。的确非同寻常,自联合国合法席位恢复40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前仅六次行使否决权。

  这招致严重的非议,不只是被认为违背国际潮流和历史大势,美国国务卿希拉莉公开指责中俄两国“反对阿拉伯觉醒”,甚至动用了“卑劣”的字眼。俄罗斯的否决或许好理解,因为叙是俄的传统友邦,可中国凭什么为叙动用珍贵的否决权呢?

  孔夫子一句话或许能作一个提醒,曰:“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意思就是,一个人不仁不义,甚至于小人一个,但也不能简单厌之恨之,甚至动不动就舞枪弄棒,而应该能够耐烦,善于引导,要不然,就容易招致祸乱。这可能正是中国与西方国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分歧所在,都希望终结暴力甚至独裁,问题是如何以最快的时间和最低的成本结之!

  尽管《联合国宪章》要求和平解决各国的纠纷,尽管中国一向反对干预他国内政,但面对非人道暴力事件,谁都不应该无动于衷。美国以道义自居,以君子自任,认为叙利亚政府武力镇压示威者,国际社会应该直接干预,甚至不惜武力干预。中国更像一个和事佬,以协调各方为法,以劝和促谈为上,以自主演化为旨,尽可能避免外部干预,反对强制推行“政权更迭”。

  孰是孰非?国际关系本质上等同于人际关系。道义不是自居的,君子不是自任的,要害在对方的承认。无论美国方面,还是叙利亚当局,人首先都是自己,“我”好,“我”美,“我”牛,“我”了不得,总而言之,“我”的价值比对方高——所以博弈不可避免,因为对方也是这样想的,“我”是“我”,可对方也不是什么“孙子”,也是“我”。就像美国方面以道义自居,叙利亚当局从来也不缺自信。

真正价高者体现在对另一方的包容

      那博弈如何展开呢?如价值高的人就此斤斤计较,不向价值低的一方注目致礼,无疑就降低了自己的身价,或者说,这本身就表明他并非真正的价高方。真正的价高方因为明白价低方是怎么回事,会表现出宽厚和包容,甚至常常莞尔一笑,就像父母对待成长中的孩子一样,充分向价低方注目致礼,因为他追求的是更大的利益,一时的注目礼根本不在乎,正斯谓“君子眼中有小人,小人眼中无君子”。

  即是说,在博弈中,更具耐性、更有宽厚、更能包容的一方是真正的价高者,真正的价高者必定“笑在后面”,因为他要实现的是一个比对方更大的利益,自然而然就只能在后边。这也正是中华古圣先贤强调“必有忍,其乃有济;有容,德乃大”的根本原因。千万不要以为自己价高一筹,就以高压人,逼人就范,一方比另一方价值高更体现在一方对另一方的包容和引导之中。

  正义原本应该战胜邪恶,但从历史看,正义常常不能战胜邪恶。这并非老天不长眼睛,而在于正义的代表者一时缺乏对邪恶的包容和引导。也就像现实生活中常会发生君子为小人所败的现象,小人的确是小人,君子也确实是君子,但君子以义理压人,缺乏包容,不能引导,结果反被小人所制,此诚“伪君子斗不过真小人”!

  “上帝无言,百鬼狰狞”——此言甚好!真正的大道君子,小人自动掉进他的“陷阱”,倒非阴谋诡计,原因乃在于小人原本小人,自己折腾自己、自己打倒自己。与小人交,极有难度,极显考验,极见功力。以义理压人甚至逼人的君子,其实还称不上真君子,对恶仍然饱含善意,方是真善,才是高人。

  以暴易暴从来就结不出好果子!1629年,怒于掣肘,英国国王查理一世强行解散已召开三个多世纪的议会,议会军与王党军之间的战争爆发。在奥利弗·克伦威尔的带领下,议会军打败王党军,把俘虏的查理一世宣判为“暴君、杀人犯和国家公敌”并断头处死。但专制并没有被“处死”,在新成立的英吉利共和国,“护国主”克伦威尔成了没有国王名号的“国王”,甚至一手解散了议会。

  尤具讽刺的是,克伦威尔去世后,王朝起死回生,1685年,查理一世的儿子詹姆士二世正式继承王位。但独裁习气难改,1688年,在支持议会的辉格党人与部分托利党人邀请下,詹姆士二世的女儿玛丽和时任荷兰奥兰治执政的女婿威廉回国执政,发动宫廷政变,詹姆士二世仓惶出逃。由于未有流血,史称“光荣革命”——但光荣来得太不容易,几经斗争,几番反复,时间长达半个世纪,不知多少人头落地。

  退一万步讲,要革命,也要光荣革命,强扭的瓜不甜!殷鉴不远,有统计显示,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直接间接导致超过100万的伊拉克人死亡,400万人流离失所,留下一个烂摊子,因医疗体系的破坏,伊拉克人的平均寿命从1996年的71岁下降到了2007年的67岁。美国自身也付出近4500名士兵死亡的代价!

  美国或许不愿做大道君子,甚至都难以正视叙当局的现实存在,但至少不应该否认自己所标榜的自由民主吧?实质上,自由民主的真谛正在于自主演化——这可能正是中国当前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做法,冷静、谦虚、务实,以斡旋者自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敦促叙各方坐下来谈,力促内部自主演化,这才是目下真正理性的应对之道。

  

本文作者系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以上个人观点不代表机构团体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