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ct315的博客

 
 
 

日志

 
 

张从兴:《太平洋的风》外一章  

2012-06-10 10:02:57|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从兴:《太平洋的风》外一章

来源 联合早报网

“除了利益和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我们几乎对一切都冷漠。”韩寒所厌恶的冷漠,其实并非他所处在的大陆社会独有的现象,台湾也有,新加坡又何尝没有。

摸象窥豹

中国著名作家韩寒去台湾转了一圈后,有感于自己在宝岛的所见所闻,便在其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博文《太平洋的风》,盛赞台湾社会的真善美,当然也不忘对他身处的大陆社会的假恶丑口诛笔伐一番。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同为写作人,我当然能看得出韩寒恨铁不成钢的良苦用心。可是,并非所有的人都能有这番体会,因此韩寒此文不可避免地也招致了一些攻击。譬如,有人就认为他是以一种“游客心态”来写作,看到的也只是台湾社会的表面现象,其实并不了解真实情况。

  最近,我也当了一回游客,而且是去韩寒的老巢——北京,转了一圈。在京城游历五天,也有些所见所闻,因为懒得动脑筋,就借用韩寒博文的原题,说几句话。

  先说我这次进京的目的。此行主要是带年逾古稀的老丈人去爬长城。年轻时当过解放军普通一兵的岳父,虽然曾经到了北京几次,但从来没见过真正的长城,更别说是爬长城了。为了满足老人家在这一生中,至少能当一回“好汉”的心愿,就趁着这次老婆回娘家之便,让岳父母从河南老家赶来北京会合,一家大小去八达岭玩玩。

  北京我并不陌生,以前去了好几次了,这回算是旧地重游。本来以为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没想到却有了新的收获。以往几次的北京之行,基本上都是德士代步,鲜少乘搭中国首都四通八达的地铁。因为岳母晕车,打一回的就要吐一回,我只好陪丈母娘搭地铁了。几天下来,至少搭了十多二十次,也就有了一些北京地铁车厢的所见所闻。

  先说我对北京地铁的第一印象,那就是速度快!尤其是市中心的路线,如在北京内城城墙原址兴建的地铁2号线,两趟列车的间隔时间只有1分钟!想到SMRT企业斥资1亿9500万元提升南北与东西线的地铁信号系统后,本地地铁服务在尖峰时段候车时间也只能从目前的2分钟缩短到1分40秒,并且再也不能提速,不免有些郁闷。重要的是,北京地铁并不是以牺牲安全来换取速度的。历史上有没有发生过严重的安全事故,我不清楚,但是近些年来,尤其是互联网大行其道以后,北京地铁应该是没有发生过什么严重的意外事故,如追尾;或严重的故障,如长达两三个小时的那种,否则早就给得理无理都不饶人的中国网民给闹腾得月球人都知道了。

  在北京地铁车厢的另一深刻印象是,无论是少年人也好,青年人也罢,甚至还有中年人,都肯让座给老年人。岳父母这次在北京搭地铁,不管车厢有多拥挤,总是有人让座给他们。有几次,原先的乘客在让座之前,还会亲切地叫他们几声大爷大妈。这样的情况,不仅出现在地铁车厢,也出现在公交车里。

         还有一次,在我从知春路站上车,乘搭地铁5号线到团结湖站,准备到工人体育场荷塘月色素食餐厅赴宴的途中,列车车厢里突然传来一阵不仅称不上悠扬悦耳,甚至有点走调的二胡琴声。我起初以为是哪个乘客的破收音机在作怪,后来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个瞎眼老汉在拉琴。老汉从车厢的另一端,缓缓向我这个方向走来,走在他前面的是个小女孩,看来是他的孙女。女孩身上系着一个用来装钱的大纸箱,一看就知道是卖艺过活的。在他们向我走来时,我看到了乘客主动为他们让路,看到了乘客往纸箱里投钱,还从一些乘客的目光里看到了怜悯,看到了同情,看到了好奇……老汉的二胡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肩膀,从他的肢体语言看得出有点疼痛,但他没有骂娘,而是静静地退居一侧。女孩经过我身边时,我瞄了一下纸箱,看到里面有五角钱的,有一元的,有二元的,也有五元和十元的人民币,大概有二三十张,应该都是其他乘客往里投的。我也投了一张十元的,然后目送老汉和女孩继续往列车的另一边行去。

  我不知道韩寒在其博文中提到的“我要感谢香港和台湾,他们庇护了中华的文化,把这个民族美好的习性留了下来”所指的“美好的习性”究竟是什么,但从我自己的观感,敬老爱幼和怜弱恤贫此一中华民族延续了数千年的优良传统,并没有从北京人的日常生活中消失掉,至少保存在地铁车厢和公交车上。

  “除了利益和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我们几乎对一切都冷漠。”韩寒所厌恶的冷漠,其实并非他所处在的大陆社会独有的现象,台湾也有,新加坡又何尝没有。可是,没有一个社会是完全冷漠的,再冷漠的社会都有温情在。就像没有污泥岂能衬托出莲花的圣洁一样,一个社会若无冷漠又何来温情?

  兴许是这山望着那山高,月亮总是外国的圆的心理在作祟,此次北京之行让我觉得,中国大陆社会其实并没有那么冷漠,还是挺温暖的,包容性也是很大的,至少比新加坡大些。别的不说,像那个瞎眼老汉和他的孙女,肯定是不能在新加坡地铁列车上卖艺的,因为即使有关当局不采取行动,也会有乘客投诉他们在制造噪音!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